懒得一比的狐九行

写文的咸鱼
坑巨多,一个都没填完【你
华山吹|过激防守型薛洋粉
冷cp体质
三观奇特,萌点雷点清奇

#黑瞎子中心# 计划开始之前的日常

        小短文
        ooc属于我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

        黑瞎子醒来的时候就知道天已经亮了,他咂咂嘴,想翻身继续赖一会儿,结果背上的伤立刻撕扯着疼痛起来。
        “嘶——”他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右手撑着身体,紧绷的手臂肌肉缓了好一会儿才放松下来。
        他揉了揉太阳穴,闭着眼坐了一会儿,才小心地伸手,拿起昨晚直接放在床头的墨镜戴上,抬头环视了一眼漆黑的房间。
        昨天换下的绷带在地上散乱着,仔细辨认,还能闻出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黑瞎子从昨晚被胡乱丢在床上的夹克的左边口袋里翻出了一盒只剩一根的中华,啧了一声,又最终在右边口袋里找到了打火机,点上,黑暗中才有了一点烟头的火光。
        过了一会儿,他低下头找了找,然后弯腰扯出了几乎被踢到床底的人字拖,随意地踩上去,也不管穿没穿好,站起来推门走出了房间。
        房间外倒不是漆黑一片了,有丝丝的阳光从钉在窗子上的木板透进来,引起黑瞎子条件反射的眯眼。
        想了一会儿,黑瞎子先去厕所里把烟头丢了,洗了把脸,又用一瓶不知道有没有过期的漱口水漱口之后,把这屋子里唯一的新东西——一把躺椅从角落里拖出来,一直拖到门口。
        打开门,外面是老式住宅楼狭窄的楼道,黑瞎子目测了一下,随后满意地把躺椅摆好,刚刚堵住了路,只留下一个能够侧身而过的缝隙。
        他转身从客厅里唯一的东西——一张沙发上拿了一个靠枕,放在合适的位置,随后躺了上去。
        从主道里光秃秃连个玻璃也没有的窗子那里射过来的阳光只能照到他的身体,而将他的脑袋整个隐藏在即使狭窄也有人费尽心思堆放杂物的楼道里,黑瞎子舒心地晒着太阳,直到有人打断了他。
       “出息了啊?!敢去赌了?!要不是老娘把你从那腌臜地里挖出来,你他妈是不是连你那条贱命都要输出去?!”河东狮吼。
        扯着男人耳朵的胖女人骂骂咧咧从主道走过来,看到路被挡住,更加生气了,指着只有身子露出来的黑瞎子破口大骂:“是他妈哪个杀千刀的......”
        突然,她止住了口,像是被什么人掐住了脖子一般。
        黑瞎子抬头看了看逆光的女人,期待这她嘴里还会蹦出来什么精彩的词语。
        但是什么也没听到,那女人吃瘪地朝地上啐了一口,继续扯着不断求饶的男人的耳朵骂着走了。
        黑瞎子轻笑一声,这下一时半会儿也不想继续享受阳光,他就直起身拿出打火机,又想起没烟了,只好尴尬地发呆。
        他前面住户的门突然开了,一个正套着夹克的男人一脸不悦的从里面走出来,身后有一个娇俏的女人连声安慰着。
       “又她妈是那个河东狮扰人清梦...”男人抱怨。
       “张哥只需要记着我的好就行,那管什么河东狮不河东狮啊?”女人娇笑道,“张哥慢点走,有空再来看看小妹我啊。”
        送走了那个张哥,那个漂亮的女人显然注意到了黑瞎子,她微笑着问到:“大哥平时抽什么烟啊?”
        黑瞎子料定她是看到了自己干巴巴地拿着打火机的场景,于是也笑道:“中华吧。”
        女人点头,转身回屋,不一会儿就拿了一盒烟出来,递给黑瞎子:“大哥先抽着,不够我屋里还有呢,不要客气,来拿就是。”
        黑瞎子接过烟,道谢,没想到只不过是帮这个美女收拾了一个小混混,就能有烟抽。
        目送美女回屋,他又有心思晒太阳了,于是就点了根烟,继续靠在躺椅上。
        啊,温柔乡。
        黑瞎子感叹一声。
        只可惜自己明天就要去那沙漠里帮吴老板走一遭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来再抽一次美女的烟呢?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