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得一比的狐九行

写文的咸鱼
坑巨多,一个都没填完【你,
华山吹|过激防守型薛洋粉
冷cp体质
三观奇特,萌点雷点清奇

【华武】鲜衣怒马

        短小
        算是新年贺文吧
        主角是自家儿子
————————————
        段衍冥是他见过的最为“标准”的少侠,身上满是话本里写的那种意气风发,每一处都镀了阳光似的,更别说这个人在初入江湖时便已结识了楚留香——那个“声名远扬”的盗帅——风头一时无两。
        或许师兄说的是对的,虽然武当派很不想承认,但是华山多出侠客,即使是落魄的现在,也依旧出了个段衍冥。
        武当华山的关系不算好,可能是两派个性的原因,武当弟子多是沉默温和,而华山弟子则更跳脱些,按照师兄的话来说就是自以为是——所以当段衍冥替他与黑心商贩争执时,他还以为这个人是假的华山弟子。
        毕竟,当时为了碑石被辱一事而上山理论的武当弟子说过,曾有一个叫段衍冥的小子在现场,他本以为段衍冥就会记恨上武当,但好像没有,甚至还笑着请他到茶馆一坐。
        然后就不知不觉来往了半年。
        新年的前夕,金陵就已经热闹非凡,晚上就更加的人声鼎沸,摩肩接踵,他和段衍冥相约在鼓楼街见面,人群在他站的位置自觉地分出一小块地方,大概是因为他背后那沉甸甸的剑鞘和他的表情——他着实不喜欢这里。
        “谨行!”
        他心中一动,向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就看见段衍冥将手做成喇叭状喊他的样子,见他看过来还招了招手。
段衍冥很高,至少能让他在人群中比较好的鹤立鸡群,看着段衍冥劈开人海向他走来,一丝不可名状的情绪就缠上了心头。
        他意外地发现自己喜欢段衍冥叫他的名字。
        “谨行,快走吧。我定了玲珑阁的席,特别不容易!”段衍冥讲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显得很纠结,仿佛真的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段少侠谦虚了。”他答道。
        此时的段衍冥已经是真真的小有名气,花柳巷的老鸨招呼他的时候,也不再用“香帅的朋友”来称呼,而是一声真切的“段少侠”。
        段衍冥领着他的脚步一顿:“我不喜欢你这样称呼我。”
        随后,他又转过来面对他:“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已经够熟了,你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呢?还是说,你不觉得我们是朋友?”
       他看了一眼对方的眼睛,随后低头:“。。。衍冥。”听起来有点敷衍。
       “衍冥。”他在心里认真念了一遍,这两个字在他心里突然掀起了一阵巨浪,他赶紧再念了一遍,心里才安定下来。
        他跟在段衍冥后面,看着他和路上认识的人打招呼,还轻车熟路地在某个角落找到了一个乞丐,热情地寒暄了几句,给了一袋子钱,还嘱咐对方给自家儿子买点玩具。
        鼓楼街上悬挂的红色绸缎还有红色的灯笼装点着这吵闹的凡世,火树银花下是一个段衍冥,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可能陷入了一个麻烦当中。
        师兄知道了,可能会打断他的腿吧。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