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

写文的咸鱼
坑巨多,一个都没填完【你,
华all|过激防守型薛洋粉
冷cp体质
三观奇特,萌点雷点清奇

#安雷安# 我想见你

   新年贺文
   娱乐之作,写的不好,轻拍
——————————————
       “新年快乐,可爱的小姐们。”安迷修将手中最后的三朵娇艳欲滴的花朵递给偶然从他花店路过的女孩子们,并不要钱的派送着他的笑容。

        那几个嬉笑着的女孩子拿走花后笑的更加花枝乱颤,她们大声地说着:“新年快乐!”然后几乎没有停留地踩着高跟继续打闹着向前走去。

        安迷修目送着那几个玩疯了的女孩子消失在远处,才转头朝空中呼出一口白气。

        整条街此时陷入了宁静,不远处的大楼灯火通明,更衬出几盏路灯和几间小店的灯光昏暗荒凉,对安迷修来说,新年并不是一个热闹的日子,毕竟团聚这种词是用于亲人之间的,而他并没有亲人。

        安迷修站在花店门口瑟缩了几下,随后转身走进了花店。

       “今年新年真冷啊。”安迷修跺了跺脚,口中念着,“希望那几位小姐不要被冻着。” 

       花店里的小电视机中终于传出了主持人宣布开场的声音,他激动地念白到:“啊我们的表演者还未上台就已经激起了这么大的尖叫声了,那让我们快点请出雷狮海盗团为大家带来由其御用词曲“最后的骑士”创作的全新单曲——《appreciate》!”

        灯光,尖叫,掌声,这是雷师海盗团的标配,或许更是那个男人的标配,即使是在最微弱的光芒下,雷狮也绝不会被忽视,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光源。

        比如说现在——雷狮一出场,安迷修的目光立刻黏在了他身上,这并不是什么费工夫的事,雷狮总会让人知道谁才是此刻的主角。

        舞台上的雷狮比任何时候都要耀眼,特写镜头给出去的时候,安迷修清晰地看见了雷狮的眼睛,这也是他和雷狮相处时最喜欢盯着的部分,说实话安迷修这二十五年来真的没有找到任何东西能够媲美这双眼睛,它们比宝石耀眼,比大海深邃,比星空神秘,比任何令安迷修迷恋的东西还要惊心动魄——以至于他这时也从心里感受到了一丝悸动。

        唉,看了十多年还是没看够,这何时是个头啊。安迷修这样吐槽着,嘴角却不自觉地勾起。

        舒缓的前奏令安迷修回过神来,这是他听了无数遍的曲子,但这时也难免有些期待。

        雷狮穿着几乎算得上是日常的衣服,扎着他标志性的头巾,气质比任何时候都要柔软深沉,修长的手指按着电子琴的琴键,像极了一位随性的街头流浪歌手,不过,这才是适合这支曲子的装扮。

        他开口了,却并未直入歌词,而是来了段悠远的吟唱,随后才在突然变得鸦雀无声的场馆内唱出了歌词——
     “I used to feel be drown
       I used to know nothing but run
       I used to be trapped in darkness and yell but no sound”

        接着是雷狮特色的高音,但是却因为情绪舒缓而被拉长了许多,仿若无助的呐喊,当时安迷修便有意创作此段,他知道效果会很好,只是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

       “oh...oh...”

       一个轻柔的过渡,歌词又出现了。

    “then you come
     with gentle wind and light
     pull me out of all the cages
     introduce me a different world
     make all my tomorrow new
     and told me my value
     oh darling
     I appreciate all our moment God gave
     I appreciate throb you made
     If there is only wish left
     I wish I can die
     before I don't love you anymore”

        小小的屏幕里,雷狮在这句的尾音处抬起了眼眸,就像是和电视机那头的人对视,安迷修知道雷狮是在找他,因为这是他写给雷狮的礼物,今天这份礼物得到了最好的回报。

        店门的玻璃突然被敲几下,安迷修转头,看见一个穿着军绿色短款羽绒服的人倚在玻璃门边,看见他看过来,颇为得意地招了招手。

        安迷修无奈地笑了,走过去,摘下了那人的墨镜,一双紫色的眼睛就露了出来。那人眼角眉梢都沾染着一些不可一世:“惊喜吗?”

       “惊喜。”安迷修从善如流地答道。

        小电视里传出来雷狮的歌声,经过电波的声音有些失真,不过真正的雷狮就站在眼前。

        安迷修把人带进店里,雷狮经过电视,看着电视里的自己瘪了瘪嘴,问背对着自己不知道正在内间里忙着什么的安迷修:“我唱的怎么样?”

        安迷修转头看了一眼雷狮:“很好。”

       他听见雷狮从鼻腔里发出一声不知道是“嗯”还是“哼”的声音,随即则是一句:“下次我当面唱给你听……”

       安迷修笑着转身,将手背在身后,雷狮已经走到他面前:“只唱给你听。”他认真地盯着安迷修的眼睛。 

       “好啊。”安迷修点头,“不过先收好在下给你的东西。”他从背后拿出一大束火红的花,艳丽的颜色烫着了雷狮的眼睛,使他不得不眨了眨眼。“好看吗?”安迷修在雷狮接过花束的时候凑上去亲了亲对方的眼睛。

       “和你今天送出去的花相比呢?”雷狮笑着反问,眼神晦暗不明。

       “只多不少。”安迷修耸肩。

        他们在花店里接吻,外面是寂静的大街,再往外是热闹的CBD和灯火通明的居住区,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这里,他们此时就如同每一对普通的情侣,渴望着每一秒能更长一些。

        他们微喘着停了下来,不知道是哪家人比较着急,门外已经传来了零星的烟火声,有点像他们此时鼓动的心跳。

        “新年快乐,安迷修。”

        “新年快乐。”安迷修看着雷狮开闭的嘴唇,又吻了上去。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