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得一比的狐九行

写文的咸鱼
坑巨多,一个都没填完【你
华山吹|过激防守型薛洋粉
冷cp体质
三观奇特,萌点雷点清奇

#昊翔# 我想听你的声音

     新年贺文
     昊翔我全职cp的初心
——————————————
       “谢谢唐昊哥哥!”好几个孩子攥着红包齐声声地朝着坐在矮木凳上的唐昊鞠躬,“祝哥哥新年快乐,财源滚滚,事业有成。。。”

        唐昊被一连串祝福语整的一愣一愣的,连忙打断了孩子们:“行了行了,要红包还要出团伙了,一套一套的,那个出的主意?”

        几个孩子笑而不语:“哥哥你猜呀~”

       “我猜?”唐昊朝天空白了一眼,“懒得猜,快走,我还有事。”

        等几个孩子走远了,唐昊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静静地吸了起来。

        他正坐在家门口,乡村里的人家都是独栋的几层建筑,外面还有一个小院,不过这个院子没养鸡鸭,只孤零零地停着一辆黑色越野——这是唐昊的车。

        以前回老家过年都是父亲开的车,近几年也终于轮到了他,其实也不远,也就两个小时左右。

        今年比往年回昆明的晚一点,主要是俱乐部放假之后先去上海看了孙翔,因为这件事,他老妈还问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不,我谈了个男朋友——这话在唐昊心里绕了个圈,终究没说出来。

       “阿姨!哥哥抽烟!”不知道那个熊孩子告发的,唐昊都懒得藏烟,就等着老妈过来。

        “啊?唐昊!”老妈冲了过来,一把夺走他夹着的烟,“都说了叫你戒烟戒烟,怎么还不戒?吸烟有害健康你知道吗?”

        “……已经吸得少了。”

        “吸得少不行,就不能吸!”

         这时一直坐在一旁看新闻的父亲开口了:“让他自己整,别管他。”说罢看了唐昊一眼,那张脸上万年的不高兴和唐昊如出一辙。

        如果自己要出柜,就先和父亲讲,唐昊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个念头,父亲一向比较理智,而他也只是单纯地想要清净而已。

        过年越来越不像过年,以前很兴奋,从高中起唐昊就不再为此感到兴奋了,不过,当他在年夜饭快结束时收到了孙翔的电话,还是让他心里出现了一丝明快的意味——突然有种久违地“过年”的特殊感觉。

       他向身边的人打了个招呼,就离席,上了二楼。二楼空无一人,这简直是偷摸幽会的好地方。

       “喂。。。”

       “唐昊!”没等唐昊说什么,孙翔欢快地声音就从手机那头传来,“你那边怎么样啊?有没有很想我?”

       “才分开多久想什么想。”唐昊噙着笑,嘴上却还是那个不饶人的劲头。

        孙翔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同时唐昊听到孙翔那边有什么人在鬼哭狼嚎地唱着歌。“你那边怎么这么吵?”唐昊问。

      “哦,我在KTV呢!”孙翔加大声音回答。

      “你不在家里吃年夜饭?”唐昊隐隐听到楼下小孩子呼朋引伴地喊着什么。

       “吃过了!我爸我妈也去找人打牌了。我又不想看春晚。所以我就和朋友出来唱歌。”孙翔回答,“你呢?你在干什么?”

       “也没干嘛,回老家,吃年夜饭,看春晚,把这一夜熬过去,没啥特别的。”唐昊伸手想抽根烟,却想起自己烟已经被老妈收走了,只好作罢,“我以为你在北京,会比我过的更传统一些。”

        “嗨!不一定!这也得看家庭的吧?”唐昊能想象孙翔此刻的表情,“我们家也就那么几个人,一点守岁的感觉都没有,还不如各自找朋友玩。”

        这时唐昊已经听见楼下院子里一群孩子开心地尖叫,估计在点烟花,果然,不一会儿外面就噼里啪啦响起来。

       “你们在放烟花?”孙翔立刻就察觉到了这阵动静。

       “嗯,一群小屁孩儿。”唐昊从二楼的窗子望去。

       “唉,真好,我们市里不准放烟花。”孙翔说罢,两人也没再说话,就静静地听着烟花爆炸的声音,也没人挂电话。

        过了一会儿,第一轮烟花放完了,就在这安静的一段时间,孙翔的声音再次响起:“唐昊,其实我挺想你的。”孙翔应该从KTV里出来了,那边没有什么杂音。

        孙翔的声音被电流扯地有些失真,但不知为何就一下子触动了唐昊的神经,他下意识把手机贴的更近了一点:“下次给你个机会好好‘想’我。”

        他听见孙翔笑了一声,随即是一段小小的沉默:“那我要在上面。”

        那声笑挠的唐昊心痒痒,好像对方的呼吸已经扑在他脸上。

       “滚蛋。”唐昊表示不可能。

       孙翔“切”了一声:“新年快乐,唐昊。”

      “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