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

写文的咸鱼
坑巨多,一个都没填完【你,
华all|过激防守型薛洋粉
冷cp体质
三观奇特,萌点雷点清奇

【双华】枕剑(二)

我更了,想不到吧

互攻预警

内销好啊


“这孩子其实很听你的话嘛。”高亚男笑着接过叶灼递来的酒,说到。

穿着碎空衫的少年在龙渊的冰冷湖水旁挺直着背打坐,身上落满了雪也不自知,是彻底的入定状态。

“他本来悟性不错,就是需要人点着。”叶灼也给自己盛了一碗,嘬了一口,舒服地叹了一口气,“有时候对手比同伴更有用。”

高亚男点点头,将空碗递回去,让叶灼再为她盛满,随后突然凑过去小声问叶灼:“你觉得小钦这次大比能穿上霹雳吗?”

叶灼故作严肃地沉吟一会儿:“我觉得不好说,但高师姐对他寄予厚望,他应该不会辜负你的。”

高亚男笑骂一句:“什么时候在师姐面前也油嘴滑舌了?你只管说来。”

叶灼带着未竟的笑意看了那入定的少年一眼,摸了摸下巴说:“五成。”

“怎么说?”

“不扎实,虽然他自幼长在华山,耳濡目染后厚积薄发,但剑法古板只在模仿,而剑意不足。他的天赋,着实不算高。”叶灼果然毫不客气,针针见血,即使是高亚男也听着不太舒坦。

“但是,”叶灼看着微有不悦的高亚男接着说,“师姐看重的并非他的天赋,而是坚定不移的意志,既然这样,也就无所谓了,慢慢点化便好。”

高亚男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性如磐石的人在我们砺剑堂,你这个洒脱的性子又偏偏在执剑堂。真是怪事。”

叶灼弯弯眼睛:“缘分罢了。”

……

华山派的大比如期举行,派内的武课文课都停了个干净,那些被拘着吟诗吹曲儿的师弟师妹们全都跑来凑这个热闹——枯燥的基础剑法让他们都疲了,偶尔也需要一点精彩的东西刺激一下学习欲望。

这些年派内大比因为弟子人数增多而改了改规则,不像以前七剑时期那样与师父切磋,而是弟子间的互相挑战。

门派不如以前兴盛,没那么多场地,一群人都拥在浩然石周围,有的直接坐在墙头,探头探脑议论纷纷。刚入门的弟子们被冻得瑟瑟发抖,不过好在他们也被格外优待了一番——穿着惊鸿套的弟子可以从谷师姐那儿领胡辣汤——传说燕无回曾经提过新弟子应该多受锻炼,不过又被谷潇潇一句生病医药费花销更多给堵回来。

华无钦穿着碎空抱臂与一众弟子立于浩然石上,风吹的他脸侧的头发飞扬。他已经十五岁,又是个冷冷的性子,脸上就有了些大人模样。单论五官来讲,华无钦不算好看,除了眼睛是斜斜翘起的丹凤眼,其他都普普通通的,虽然有些独特的气质,但还不明显,丢进人海就找不到了。

反观那边穿着霹雳的叶灼,则是标准的美人长相,勾人的桃花眼,弧度优美的鼻梁,轮廓端正的脸,一颗泪痣正在左眼眼角旁,眼睛一弯不知有多少少女魂都被勾走了,再加之此人武学天赋极高,年仅二十岁便在江湖上闯出了些名声。

叶灼正跟人说话,察觉到华无钦的目光,朝他一笑,挥了挥手。

……可惜是华无钦讨厌的样子。

                                                                                            待续。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