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

写文的咸鱼
坑巨多,一个都没填完【你,
华all|过激防守型薛洋粉
冷cp体质
三观奇特,萌点雷点清奇

【双华】枕剑(一)

互攻注意,谁上谁下随心所欲

耽美注意

年更作者(我错了)

 

【1】

华山终年积雪,寒气不散,走兽飞禽皆不见踪迹,偶尔也只见得几只落单的大雁匆匆飞过,也不知最后如何,华无钦也曾动过寻找的心思,不过中途被师兄拎回来很是一顿教训,才知道那几只孤雁多半是活不成了。

“这孩子,心眼儿也忒实。”那个拎他回来的师兄笑着评价道,转眼就把这件事传遍了整个华山,害的华无钦直到十五岁还在被旧事重提,惹得师兄们一阵嘲笑和师姐疼惜的眼神。

那个罪魁祸首也混在里面喝着酒,还不时补充着细节,例如听到大雁死讯之后,华无钦是怎样怎样的伤心欲绝,顶着个冻得通红的鼻子在地上打滚,又说华无钦是怎样怎样的忘恩负义,把他这个救命恩人当成了仇人,三天两头找他茬架——即使明知道打不过。

华无钦冷着脸在一旁擦剑,连反驳都懒得反驳,只想着一定要这个人认输闭嘴才行。

“诶,师弟又去练剑?”那个人看他又提剑往外走,连忙叫住他。

华无钦转头瞧他,冷冷吐出几个字:“今晚戌时,浩然石。”

叶灼听罢,眼神懒懒地看着华无钦,也没说答应不答应,先是又喝了一口酒,才悠悠说:“师弟,练功不宜过勤,易走火入魔啊。”本来是一句中肯的劝谏,到了叶灼嘴里总让华无钦内心恼火,觉得这个师兄真的没个正经。

华无钦看不惯叶灼已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华山上下也没把这当回事,有种看小孩子玩闹的淡然,甚至把华无钦扭着叶灼不放当做师弟亲近师兄的手段,还平白生出他俩感情真好的感叹。

华无钦不明白,叶灼这人一身毛病,无非就是皮相生的好看些,武学天赋高些,怎么就变成弟子们口中那个惊才艳艳侠客风流的武林新秀了。

即使叶灼并未正面答应他今天的约战,他依旧于戌时抱着剑出现在了冷风呼啸的浩然石上。

过了一会儿,叶灼从执剑堂慢悠悠地过来了,看见华无钦还有些惊讶地挑眉:“你真的在啊?别闹,回去吧,今晚有暴雪。”说着还伸出手意图过来将华无钦领走。

华无钦这边却是剑已出鞘,他朝叶灼大喝一句:“出剑吧!”便已是一个起手式一剑朝叶灼刺去。

他听见一声叹息,下一刻剑就被架住了,对方一个借力就将华无钦凌厉地出手给化解,下一刻又毫不留情地逼得华无钦后退几步。

叶灼的剑以守为攻包容万象,常让人觉得无从下手,华无钦与他切磋久了心理上已然沉稳很多,不会被这看似柔软的剑法扰了心神。

他大开大合地进攻,强行将这包罗的网撑大,一旦大了就很难不出现破绽,果然,华无钦抓住了叶灼一瞬间的空挡,一剑刺去。

正当他以为自己得手时,脖子上却传来了一阵凉意,他一下子僵住了,叶灼那光芒凌厉的霹雳剑正架在他脖子上,而自己的剑离叶灼还有一段距离,轻易便可避开。

“心眼儿太实,执念太强,反而注意不到战况,”叶灼点评到,“大开大合的剑招确实使我容易出错,但你的空挡也多了起来,你注意到了吗?”他放下剑,冷冷地注视着华无钦“你这一年根本没什么进步。”

或许是暴雪将至,这一句话在华无钦心里凝成了冰碴子,硌的他发疼。他又听叶灼说道:“练剑亦是炼心,你该多打打坐了。

华无钦抬头看着叶灼,神情复杂——不服气归不服气,他也实在无法反驳,甚至还有被提点了的感觉。这一年他急于求成,不知不觉失去了原来稳扎稳打的心境,现在想来隐隐有些心惊。

叶灼陪他站了一会儿,眼见风越来越大,他才伸手去拍华无钦的肩,被躲过之后他也不恼,只是默默收回手说道:“走吧,暴风雪要来了。”

 

评论

热度(18)